IQF第三届国际品质节主旨演讲——姚洋

数央网 2022-09-03 14:44:32 新消费

扫一扫分享微信

在IQF2022第三届国际品质节暨消费领导力峰会上,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北大国发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洋出席并做主旨演讲。

8月31日,IQF2022第三届国际品质节暨消费领导力峰会在北京举行,活动主题为:生机与活力。

 

本届品质节以“线上+线下”结合方式举行,大会期间举行了包括开幕式、高层对话、专场论坛、IQF品牌会客厅等多场主题活动,来自汽车、地产、智能制造、家居、大健康、食品饮料、互联网、数字化服务、品牌营销等领域的众多头部品牌代表通过线上线下的方式出席本届品质节活动,线上累计观看人数达到了890万人次。


姚洋.jpg


在IQF2022第三届国际品质节暨消费领导力峰会上,北大博雅特聘教授、北大国发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姚洋出席并做主旨演讲。以下是演讲原文:


非常高兴参加第三届国际品质节,我们这个论坛主题是中国品牌建设还有如何促进中国的消费,这个主题非常好,非常及时,上个月中央政治局会议把下半年经济任务定义为促消费。


为什么要把消费提到这么高的层次来说?可能和我们目前遇到的经济下行问题是相关的,大家知道自打疫情再次爆发以后,我们经济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怎么走出这个困难,有两种办法:一、刺激供给;二、刺激需求。


我们看到的现状中国在供给方面有大量的生产能力剩余,我们企业普遍开工不足的,政府很多刺激供给的手段事实上见效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比如说对中小企业免税政策,如果企业开工不足,本来就交不上税,也无从谈起从免税得到多少好处;再比如我们要求行业去给中小企业发放贷款,如果中小企业开工不足甚至一个门店濒临关门,这样的政策对他们也是没有什么用的。反观需求面,我们的需求还是比较疲软的,今年上半年投资上去了一些,但很快看到又下来了,我们的消费这几个季度下来是负增长的。


在目前状态下需求面是重点,经济是一个循环,一年的生产,最后一定会得到一定的需求,如果需求低于生产,经济转不起来。需求面我们做什么?投资吗,投资的动力越来越不足,在北京很少能见到大的项目,反而是道路不停在修,西边很多道路都重新铺装了,这部分他有钱,只能做修修补补的项目,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环境越来越好了。我们也看到这样的投资已经是没有多少动力了。我们只能促消费,消费是无止境的,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止境的,一定是消费的欲望,当你生产处于过剩情况下,消费可以拉动经济增长。


这几年尽管消费不是那么振兴,但是国产品牌起来了,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在体育用品方面,像安踏这样的品牌,他已经做到世界第二了,以前我们觉得买国产用品质量不好,现在质量、价格也有竞争力,手机品牌国产品牌在中国是占有主导地位的,汽车行业,今年汽车销量国产汽车要占到一半,这是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我们国产汽车也就是二十多年的发展,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后,我们国产汽车才开始起步,到今天已经占到全部销售一半,了不起的成就。电动车,80%以上国内生产的电动车都是国产的,比亚迪,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公司现在变成世界上汽车行业市值第三的汽车厂商,他的电动车销量已经超过50万辆,增长率仍然超过100%。


我可以想象在十年之内,中国电动车极有可能重复日本经济型汽车在上世纪80年代所走过的路,就是大规模出口,占领所有的市场,这一次恐怕是从欧洲开始突破,因为在欧洲市场上中国的电动车已经占到欧洲市场10%,大家可能觉得是小比例,但是在燃油车领域中国品牌在欧洲市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的势头是非常好的。


消费人的需求是一方面,供给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是供给创造了需求,而不是需求创造了供给,我们建设品牌或者是建设自己的品牌促进我们的消费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们这几年非常重要的变化。


在我们现在消费比较低迷的情况下怎么促消费,这是摆在我们眼前的挑战,我们看未来,中国市场,中国的品牌是前途光明的,但是脚下这个坎一定要过去,不能倒在黎明到来之前,怎么过这个坎,有几个事是我们必须要做的。


 一、过去两年一直坚持的政府要给老百姓特别是低收入老百姓发现金。我们发地方债是非常大胆的,中央发一些地方性国债,地方政府拿国债到市场上撬动,拿这些债干什么,要去搞基建,现在基建的效用越来越低了,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直接发点钱给老百姓呢,我们好多基建也是消费,比如高铁,高铁有多少生产线,我看不出来有多少生产线,就是老百姓的消费,铁总负债恐怕是六万亿吧,投资有没有用,有用,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活品质,不就是一种消费吗,大家不要认为搞投资就是搞建设,也是一种建设,我们现在直接把钱给老百姓,发1.4万亿,那就是1.4万亿的GDP,供给面是有富余产能呢,我们要看到受疫情影响,有很多人公司发不出来了,特别是旅游业受打击太多了,我刚从宁夏回来,到一个酒庄参观,导购小姐姐说从3月份开始就没拿到一分钱工资,陪了我们半天,一分钱没收,她可以从里面提点成,这样的人是很多的,需要政府来救助,对于促消费是有用的。


二、要把消费场景给做起来,今天恐怕更多的要讨论网上的消费,网上的消费是很重要的,方便普罗大众,当网上购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大家又返回来去线下实体店,很多店网上有,线下还要有实体店,很多消费是需要你去体验的,没有体验他就不会买,比如服装鞋帽,这些东西都是要体验的,在网上购物,退货率是非常高的,买一件衣服不合适就退掉,没有试过,对女士来说在线下店逛一逛本身就是享受。在北京,以前一个是因为空气污染,室外环境比较差,室外就餐很少,今年不同了,居住的世纪城,开始出现在户外餐桌,这是很大的变化,以前城市化,我们总是说“太干净”了,马路没有生意,马路就业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就业场所,我们这些小摊小贩为中国创造了很多就业,他们才是就业的助力,你把他们都从街上清干净,消费自然就下来了,金源购物中心通道里面就摆上了小摊,这个可以促消费,北京那时候拆墙补洞,不让有门面房,这显然不是促消费的方法,需要我们特别是城市的领导,转换思路,要给普罗大众制造消费的场景。


消费不仅仅看老百姓有没有消费意愿,而是你怎么创造消费场景引导老百姓消费,在这方面我们北方城市做的远远不够,特别是北京,做的远远不够。


三、防疫办法要改进,当然不能像有些国家那样躺平,什么事都不干了,这显然是对老百姓不负责任的态度,我们要在防疫和经济发展老百姓的自由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在哪儿,人民日报曾经发表过两篇评论员文章,第二篇标题就是要增加防疫的科学性和精准性,我觉得说的特别好,什么是科学?科学告诉我们病毒不会消失,病毒最后要跟人类共存。过去从2020年开始,我们做的非常好,那时候病毒传播没有那么快,但是毒性很强,我们来控制病毒的传播是正确的,而且我们做的是非常好,世界领。现在奥密克戎已经传播一年多了,没有大的变动,奥密克戎的毒性越来越低,传播速度越来越快,这时候我们应该做什么,应该是防重症,现在海南岛这次疫情爆发没有几个重症的,死亡更不用提了,我们转变防疫的方式应该是恰当好处的,这个跟消费有关系,防疫搞的那么强,抓的那么死,消费当然就下来了,不用我在这里说,大家也都体会到,我特别想给北京市做一个建议,北京市今年年初有一场婚礼,婚礼出了几个例子,不让办婚礼了,这个对我有影响,因为我儿子他领证了,但他不能办婚礼了,就不能抱孙子了,这样的防疫措施,使得我们婚礼都办不成了,老百姓的幸福感不就大大下降了,办一场婚礼多少人,恐怕比在座的人要少吧,如果我们能开这样的大会,为什么婚礼不能办,人口少了,年轻人少了,消费自然就下来了,日本经济为什么不发展,这些年不发展,很多人提这样的理由,那样的理由,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老年人口不消费了,日本经济完全受制于需求,需求是实质性不足。


我们中国本来就面临着老龄化,按日本的标准也比日本提前了20年,难道看着人口低下去,消费永远这么低下去,生产也就上不去,增强防疫的科学性和精准性,恐怕是我们当前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时间关系,我就和大家分享这些。总而言之,长远来看中国消费市场是巨大的,我们的民族品牌建设是蒸蒸日上,我们还是要从眼前做起,跨过目前的这道坎,我们才能拥有美好的明天,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由品牌方授权数央网转载。数央网,推动数字化转型、助力数字经济发展。2022年下半年,数央网旗下第三届科创节暨2022数服会将于12月举办,合作垂询:010-56139250,或关注公众号:数央网。